注册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203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其它] 蔡哲茂:论《尚书·无逸》“其在祖甲,不义惟王”

[复制链接]
?????
跳转到指定楼层
主题帖
发表于 2019-6-24 20:12:38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论《尚书·无逸》“其在祖甲,不义惟王”
发表于2009年-2月-12日??
作者:蔡哲茂(台北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)

http://www.xianqin.org/blog/archives/1176.html

蔡哲茂:《论〈尚书·无逸〉“其在祖甲,不义惟王”》,原刊《甲骨文发现一百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》,文史哲出版社,1998年;2009年2月11年增改。

内容提要:《尚书·无逸》“其在祖甲、不义惟王”中的祖甲,《伪孔传》认为是大甲,马融、郑玄认为是武丁子祖甲。本文从卜辞祭祀殷先王之名称来讨论,称大、中、小起於对先王庙号之区分而起,而且一期卜辞确有称“大庚”为祖庚之例,那麽“大甲”亦可能最初被称为“祖甲”,即使是第三、五期卜辞亦有称武丁为“祖丁”者,因此大甲早期很可能被称作“祖甲”,古文《尚书》大概沿袭此一系统而来,再从卜辞中有“小王父己”此人,可知武丁期已有立太子之制,由於孝己早殁,故祖庚祖甲相继为王,马、郑之说,不攻自破,而古书上确有“伊尹放大甲”之传说,大甲复位,《国语》称他“不失为明王”,一期卜辞祭祀先王常以成汤或大乙与大丁、大甲并列,也有五示指“上甲与咸、大丁、大甲、祖乙”,并有所谓“伊五示”,即祭祀此五位先王,并以伊尹为宾者,大甲与中宗祖乙确为商王朝之英主,《晏子春秋》说“大甲、武丁、祖乙”与汤是“天下之盛君”,那麽以卜辞所见和文献记载配合来看,《无逸》的“其在祖甲”指的正是“大甲”而非武丁之子“祖甲”就可以论定。
大纲

  《尚书.无逸》有一段周公引殷之先王事蹟,以告诫成王,原文是:

昔在殷王中宗,严恭寅畏天命,……其在高宗,时旧劳于外,爰暨小人…其在祖甲,不义为王,旧为小人。

历来对「祖甲」指的是谁,有两种解释,一是《伪孔传》以为「祖甲」是「汤孙大甲,为王不义,久为小人之行,伊尹放之桐。」二是马融的说法,以为「祖甲有兄祖庚,而祖甲贤,武丁欲立之,祖甲以王废长立少为不义,逃亡民间,故曰不义惟王,久为小人也。」後代郑玄和蔡沈都用此说,由於《汉书.韦贤传》记载「故於殷,太甲为太宗,大戊曰中宗,武丁曰高宗,周公为毋逸之戒,举殷三宗以劝成王。」而且汉石经「自时厥後」在「高宗」享国年数的下文,因此自清以来的学者咸信今文尚书本有「太宗」二字,而且殷三王的排列次序是-祖甲-中宗-高宗。晚近在注解或讨论到这句话,仍有不少相信祖甲是指武丁之子者,如高本汉引甲骨文以为「祖甲」与《尚书》此文合,因为汤孙在甲骨文称太甲,又如杨筠如引《尚书.多士》「自成汤咸至于帝乙,罔不明德恤祀。」之文以为「武丁为殷高宗,帝乙当武丁之後,则惟武乙及帝乙二人,足以当之,武乙以射天震死,帝乙亦非贤王,而周公亦盛称之…则纣以前,皆非极虐之主,自有足称者在也。」又如丁山以为「今本〈无逸〉所传说的祖甲,决为大甲传写之误,西汉今文学派所传的大宗也当作大甲。」论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
本文从卜辞祭祀殷先王之名称来讨论,称大、中、小起於对先王庙号之区分而起,而且一期卜辞确有称「大庚」为祖庚之例,那麽「大甲」亦可能最初被称为「祖甲」,即使是第三、五期卜辞亦有称武丁为「祖丁」者,因此大甲早期很可能被称作「祖甲」,古文《尚书》大概沿袭此一系统而来,再从卜辞中有「小王父己」此人,可知武丁期已有立太子之制,由於孝己早殁,故祖庚祖甲相继为王,马、郑之说,不攻自破,而古书上确有「伊尹放大甲」之传说,大甲复位,《国语》称他「不失为明王」,一期卜辞祭祀先王常以成汤或大乙与大丁、大甲并列,也有五示指「上甲与咸[ 「咸」指「成汤」详拙稿〈说论殷卜辞中的「(成)」字为成汤之「成」-兼论「」「」为咸字说〉,《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》77.1(2006.3),页1-32。]、大丁、大甲、祖乙」,并有所谓「伊五示」,即祭祀此五位先王,并以伊尹为宾者,大甲与中宗祖乙确为商王朝之英主,《晏子春秋》说「大甲、武丁、祖乙」与汤是「天下之盛君」,那麽以卜辞所见和文献记载配合来看,〈无逸〉的「其在祖甲」指的正是「大甲」而非武丁之子「祖甲」就可以论定。


《尚书.无逸》有一段周公引商先王之事蹟,以告诫成王,原文如下:

周公曰:乌呼!我闻曰:昔在殷王中宗,严恭寅畏天命[ 本段句读依唐钰明,〈据金文解读《尚书》二例〉一文,见《中山大学学报》第1期(1987年)。],自度治民,祗惧不敢荒宁,肆中宗之享国,七十有五年。其在高宗,时旧劳于外,爰暨小人,作其即位,乃或亮阴,三年不言;其惟不言,言乃雍,不敢荒,嘉靖殷邦。至于大小,无时或怨。肆高宗之享国五十有九年。其在祖甲,不义惟王,旧为小人,作其即位,爰知小人之依,能保惠于庶民,不敢侮鳏寡。肆祖甲之享国,三十有三年,自时厥後立王,生则逸,生则逸,不知稼穑之艰难,不闻小人之劳,惟耽乐之从。自时厥後,亦罔或克寿,或十年,或七、八年,或五、六年,或四、三年。

历来对「祖甲」所指的是那一位先王,有两种不同的解释,一是《伪孔传》以为「祖甲」指「太甲」:

汤孙太甲,为王不义,久为小人之行,伊尹放之桐。在桐三年,思集用光,起就王位,於是知小人之所依,依仁政,故能安顺於众民,不敢侮慢惸独,太甲亦以知小人之依,故得久年,此以德优劣,立年多少为先後,故祖甲在下,殷家亦祖其功,故称祖。

二是马融的说法,以为「祖甲」指「祖庚」之弟「祖甲」:

祖甲有兄祖庚,而祖甲贤,武丁欲立之,祖甲以王废长立少不义,逃亡民间,故曰不义惟王。[ 见江声,《尚书集注音义》引《重编本皇清经解.三》(台北:汉京文化事业有限公司),页1988。]

後代郑玄、蔡沈都用马融的说法。如郑玄云:

祖甲,武丁子帝甲也,有兄祖庚贤,武丁欲废兄立弟,祖甲以此为不义,逃於人间,故云久为小人。[ 见《尚书正义》,引十三经注疏本,清阮元重刊本(台北:艺文印书馆)。]

蔡沈云:

案孔氏以祖甲为太甲,盖以国语称帝甲乱之,七世而殒,孔氏见此等记载,意为帝甲必非周公所称者,又以不义惟王与太甲兹乃不义文似,遂以此称祖甲者为太甲,然详此章旧为小人,作其即位,与上章爰暨小人,作其即位,文势正类,所谓小人者,皆指微贱而言,非谓憸小之人也,作其即位,亦不见太甲复政思庸之意。又案邵子经世书,高宗五十九年,祖庚七年,祖甲三十三年,世次历年皆与书合,亦不以太甲为祖甲,况殷世二十有九,以甲名者五帝,以太以小以沃以阳以祖别之,不应二人俱称祖甲,国语传讹承谬,旁记曲说,不足尽信,要以周公之言为正,又下文周公言自殷王中宗及高宗及祖甲及我周文王,又云者因其先後次弟而枚举之辞也,则祖甲之为祖甲而非太甲明矣。[ 蔡沈,《书传》卷二,索引本《通志堂经解》书十四(台北:汉京文化事业有限公司),页8346。]

由於《汉书.韦贤传》有:「故於殷,太甲为太宗,太戊曰中宗,武丁曰高宗。周公为毋逸之戒,举殷三宗以劝成王。」而且宋.沈适《隶释》所引汉石经的《尚书.无逸》「自时厥後」的位置则在「高宗之飨国百年」之下,和今本《尚书》所见在「祖甲之享国,三十有三年」之下不同,因此清以来的学者咸信今文《尚书》本有「太宗」二字,似乎汉代今文《尚书》对殷三宗的次序是大宗(祖甲)-中宗(大戊)-高宗(武丁)。如段玉裁在《古文尚书撰异》上说:

据此,则今文尚书祖甲二字作太宗二字,其文之次当云,昔在殷王太宗,其在中宗,其在高宗,不则今文家末由倒易其次弟也,今本史记同古文尚书者,盖或浅人用古文尚书改之。殷本纪曰帝甲淫乱殷复衰,与国语帝甲乱之,七世而陨相合,太史公既依无逸篇云太甲称太宗,则其所谓淫乱殷复衰者,必非古文尚书之祖甲可知也,王肃注古文尚书而云祖甲汤孙太甲也,先中宗後祖甲,先盛德後有过,此用今文家说,注古文而不知从今文之次,则太宗为汤孙太甲,从古文之次则祖甲为祖庚之弟帝甲,各不相谋也,从王肃及伪孔丛子之曲说,则後文自殷王中宗及高宗及祖甲及我周文王,岂先盛德而後知有过云乎,故知自殷王中宗及高宗及祖甲,今文尚书必云自殷王太宗及中宗及高宗,此无可疑者,此条今文实胜古文,古文祖甲在高宗之後,则必以帝甲当之,帝甲非贤王,虽郑君之注,亦不得不失之诬矣。[ 段玉裁,《古文尚书撰异》,重编本《皇清经解.五》(台北:汉京文化事业有限公司),页3306。]

在商代晚期的甲骨文出土於清光绪末年之後,关於〈无逸〉这一段话的「祖甲」指的是谁,仍然聚讼纷纭,如瑞典高本汉的《书经注释》以为指武丁之子祖甲。

事实上,我们从史记所记载的殷王世系看,武丁的第一位嗣承者是「祖庚」,按《吕氏春秋.必已篇》所说,武丁另外还有一个儿子叫「孝己」(就是祖己)。甲骨文的材料,就确立了这个说法。他们的次序可能是:武丁-祖庚-祖己-祖甲(请参阅董作宾的《甲骨文断代研究例》,见中央研究院特刊,1933年出版,第330页)。甲骨文作「祖甲」与尚书此文合,这是极有价值的。而这一位「祖甲」也显然不是「汤」的孙子。因为「汤的孙子」在甲骨文里的称呼是「太甲」,这也是一般对他通用的名字。[ 陈舜政译,《高本汉书经注释》(下)(台北:中华丛书编审委员会,1970年9月),页847。]

又如丁山在《商周史料考证》上以为指「太甲」。

至马融尚书注说:「祖甲有兄祖庚……久为小人也。」这是傅会毋逸字面而创出来的新说。祖甲长兄孝己,死於野了。由於兄终弟及制度说,武丁死王位当然由祖庚继承再传给祖甲。由「父母爱少子」的心理说,祖甲当是武丁所爱,不会让他逃亡民间去。况且,「不义」,王引之《经义述闻》释为「不邪」,最为正确,决非如马融说「以王废长立少不义」的意义在其间。由经学家传说考察祖甲的为人,决够不上周公那末赞扬。然则今本毋逸所传说的祖甲,决为太甲传写之误,西汉今文学派所传的大宗,也当作大甲。盖古文本误「太甲」的「太」为「祖」;今文本则讹「甲」为「宗」;以史实考之,则今文家之言是也。[ 丁山,《商周史料考证》(北京:中华书局,1988年3月),页50-51。]

对於今古文太宗、祖甲之不同,及祖甲是昏君而周公盛称之等问题,亦有提出调和的说法,如近人杨筠如《尚书核诂》说:

按《史记》「帝甲淫乱,殷复衰」,〈周语〉「帝甲乱之,七世而陨」;则祖甲非今主,故伪《孔传》今文释为大甲。据〈汉石经〉於「肆高宗之享国百年」下,即云「自时厥後」。《汉书》王舜、刘歆曰,「於殷大甲曰大宗,大戊曰中宗,武丁曰高宗,周公为〈毋逸〉之戒,举殷三宗以劝戒成王」,则今文祖甲当作大宗,而次于中宗之前,其义较今本为长。然下文「自殷王中宗及高宗及祖甲及我周文王,兹四人迪哲」,〈三体石经〉与今本同,则古文自作祖甲。此古文之不如今文者也。惟古文之义,亦自可通。〈多士〉:「自成汤咸至于帝乙,罔不明德恤祀。」武丁为殷高宗,帝乙当在武丁之後,则惟武乙及帝乙二人,足以当之。武乙以射天震死,帝乙亦非贤主,而周公亦盛称之。《诗?文王》「殷之未丧师,克配上帝。」则纣以前,皆非极虐之主,自有足称者在也。[ 杨筠如着,黄怀信标校:《尚书核诂》(西安:陕西人民出版社,2005年12月),页352-353。]

黄彰健先生在《经今古文学问题新论》[ 黄彰健:《经今古文学问题新论》(台北:中央硏究院历史语言硏究所,1982年11月),页273-277。]中以为:

彰健按:段氏此说尚可商榷。
书序说:
成汤既没,太甲元年,伊尹作伊训、肆命、徂后。
太甲既立不明,伊尹放诸桐,三年复归於亳,思庸,伊尹作太甲三篇。
史记殷本纪说:
帝太甲元年,伊尹作伊训,作肆命、徂后。
帝太甲既立三年,不明,暴虐,不遵汤法,乱德,於是伊尹放之桐宫。
帝太甲居桐宫三年,悔过……於是伊尹乃迎帝太甲而授之政。
帝太甲修德,诸侯咸归殷,百姓以宁。伊尹嘉之,乃作太甲训三篇褒帝。太甲称太宗。
由於汉石经书经仅有二十九篇的序,并无百篇书序,故知上引殷本纪自「帝太甲元年」起,至「作太甲训三篇褒帝」止,系依据古文书序。
太史公从孔安国问故,迁书载尧典禹贡洪范等篇多古文说,则鲁世家据古文尚书徵引无逸篇,自亦顺理成章之事,恐不能说是後人窜改。
孔壁本尚书较伏生本多十六篇,中有「伊训」而无「太甲」,则太史公所说「太甲称太宗」,当非据伊训,也非据太甲训。
古文尚书无逸篇系作祖甲,而非太宗,则史记说太甲称太宗,亦非据古文尚无逸篇。
今文尚书祖甲既在中宗之前,而史记释中宗为太戊。在太戊之前殷代君主称甲者仅太甲及小甲,而小甲无事可叙,则很可能汉代今文尚书经师即以此释祖甲为太甲。其称之为太宗,很可能在伏生尚书大传即已据旧说而如此解释。
以情理来判断,今文尚书此处系有错简,误将祖甲不义惟王这一段录於中宗严恭寅畏之前。由於今文尚书仍然说:「自殷王中宗及高宗及祖甲及我周文王」,故孔壁本尚书出,古文经师马融郑玄得据以判定今文尚书有错简,马融遂对祖甲二字提出新解,释祖甲为帝甲,而其说遂为郑玄所本。古文经师释经,讲究「玩经文」,需与经文相合,并不一定要遵守师说,故马融郑玄此处所解与刘歆有异,而王肃亦与马融有异。太史公在刘歆之前。太史公录无逸篇於鲁世家。在太史公时,古文尚书经说对祖甲的解释可能仍释为太甲,不必说太史公史记此处为後代浅人窜乱。

近来又有学者於此提出说明。李民先生在〈释「其在祖甲」〉[ 李民,〈释「其在祖甲」〉,《殷都学刊》第四期(1985年)。]一文中提出了三项例证,第一,殷之祖甲为一颇有作为的君主,若说祖甲即为武丁子帝甲,但证之其他史料,其行为却大相迳,如《国语?周语下》记载:「玄王勤商,十有四世而兴。帝甲乱之,七世而陨。」由上可知,帝甲时的殷王朝已由盛转衰,依其作为不应与中宗、高宗比并。其二,汤孙太甲为政,与帝甲大不相同。据《尚书?君奭》,李民先生认为「此记载以汤、太甲、太戊、祖乙、武丁并举,正说明汤孙太甲实为殷之名王」、「《君奭》中所说的太甲,以顺序言,当为汤孙太甲;以政绩言当与《无逸》所说的祖甲一致」。其三,周原出土的八十四号卜甲记载了周人对太甲的祭祀,可见得周人对於太甲的推崇。由上可证得祖甲为汤孙太甲。
而郭旭东先生於〈「其在祖甲」考辨〉[ 郭旭东,〈「其在祖甲」考辨〉,《殷都学刊》第二期(2000年),页18-22。]一文中,又有不同的意见。第一,《尚书》於称呼同一性质之人事,向来形式一致,《无逸》中於太戊、武丁皆言其庙号,如此便表明了此处所言祖甲与有庙号之太宗祖甲并非同一人。第二,再根据三君在位年数考察,执政三十三年之祖甲并非太甲,因根据文献记载,太甲在位年数仅十多年。第三,周公不会称呼殷王太甲为「祖」,故〈无逸〉中之「祖甲」即为其本名。第四,「太甲说」者有错简之辩,但〈无逸〉中以连词「及」联系三王语气顺口,且《史记》所录三君顺序也与现今相同。
今日我们拥有大批的商代的第一手资料-甲骨文,对於自汉以来今古文《尚书》之不同,及〈无逸〉的原文到底是「太宗」、「太甲」、「祖甲」,还是有所错讹,如丁山所言,可以作一检讨。
首先是「大甲」此一称谓,卜辞确有其人为汤孙,为何在日名上加上「大」,卜辞在先王庙号天干可加上大、中、小、卜(外)等,罗振玉最早注意到殷先王之名加大、中、小为後来加上作为区别之用,他说:

商家以日为名,殆即取十干或十二枝一字为之,不复加他字,金文中每有日甲乙等皆是也。而帝王之名称大甲小甲大乙小乙大丁中丁者,殆後来加之以示别……然在嗣位之君,则承父者迳称其所生为父某,承兄者迳称其所先者为兄某,则当时已自了然,故疑上所列曰父某兄某者即前论所载诸帝矣。[ 罗振玉,《增订殷虚书契考释》上卷「丁卯二月」(东方学会印本,1927年),页10。]

陈梦家更说:

大、中、小 先王称大的,都是直系,即大乙至大戊五世。大戊以後,再无称大的。小是对大而言的,但称小的以前可以无称大的;大小之间可以称中,其例如下:
  大甲-小甲
  大丁-中丁-小丁(祖丁)
  大乙-中宗且乙-小乙
  且辛-小辛[ 陈梦家,《殷墟卜辞综述》(北京:科学出版社,1956年7月),页441。]

此外卜辞尚有「中己」此一先王(详见《殷墟甲骨刻辞类纂》1432、1433页「中己」条),又有「小己」(《合》21586),由《屯南》957「父己、中己、父庚惠□」及《屯南》2296「己未卜:中己岁暨兄己岁酒□」对比,可知「父己」即「兄己」,指的是武丁之子孝己,即「小王父己」,亦即五期卜辞的「祖己」,而名己的先王只有「雍己」,因此可知:
中己(雍己)-小己(小王父己、兄己、祖己)至於先王名卜(外)的,如外丙、外壬,皆为旁系,卜辞内外相对与文献同,如「甲子卜,在卜又(忧)雨。」(《屯南》550),又「其自卜(外)又来。」(《粹》1253)「于卜(外)乃土」「于内乃土」(《合》34189)(图1)。因此卜辞的「小卜辛」(《屯南》4513+《屯南》4518)指的可能就是小辛。
由以上可知,先王名大、中、小者,大在前,小居後,中在前,小殿後,大中小的排列,肯定是起於武丁之世祭祀先王排先後次序区别之需要,这可以从先王名「祖」的现象来进一步分析。
武丁卜辞称「祖」加上天干者,计有三人,即小乙之父祖丁,祖父祖辛,曾祖祖乙,对武丁而言,祖丁确为其祖辈,而祖辛、祖乙虽为祖辈以上,但仍用「祖」名,在武丁之後其子祖庚、祖甲也显然是到了孙辈武乙之後才加上「祖」名,而五期卜辞称武乙为「武祖乙」,康丁为「康祖丁」,後来才省称为「武乙」、「康丁」很显然的在祖乙之前如果再用「祖」加于天干,那麽势必无法区别中丁以上天干名目同的先王,所以才会有加大中的情况发生,但在一期卜辞却屡见祭祀「祖庚」此一先王,如:

于且庚牢。         ? ?    合1766(拾2.2)(图1)
庚子ㄓ于且庚。                合2033(图2)
ㄓ于且庚。         ? ?        合2034(图3)
辛亥贞:ㄓ于且庚。        合2035(铁30.2)(图4)
□丑卜□且庚。       合2036(外270、六清67)(图5)
贞:隹且庚害。                合2037(图6)
□且庚弗其克。                合2038(图7)
隹且庚。             ? ?合2039(乙8482)(图8)
贞:于且庚。                合2041(图9)
勿ㄓ于且庚。          ??合7427正(丙550)(图10)
贞:隹且庚。
贞:不隹且庚。
贞:隹羌甲。
贞:不隹羌甲。
贞:隹南庚。
贞:不隹南庚。
ㄓ于父甲。            合1822正(丙43)(图11)
贞:且庚弗其受。              ??柏17(图12)
父庚一豕。
庚且惠牛。      ??合12980(续1.33.5、簠帝107)(图13)

一期卜辞的「祖庚」,明义士在《柏根氏旧藏甲骨文字》17片考释以为「此非祖甲之兄祖庚,殆为南庚,本片为武丁时所卜,称盘庚为父庚,称南庚为祖庚。」陈梦家在《综述》页431引《丙》43,则以为「且庚不但不是南庚,而且是前於羌甲的,他可能是祖辛之兄,也可能在此以前。」张秉权先生於丙43考释以为:「辞中的祖庚,以辈份而论,正相当於南庚,但这版上已有南庚之称,似乎不应再称祖庚了,或者这个祖庚是南庚的弟兄辈,和祖丁时又有兄丁一样。」白玉峥在〈说祖庚〉(《中国文字》新六期)则提出:[ 白玉峥,〈说祖庚〉,《中国文字》新六期(台北:艺文印书馆,1982年)。]

是此「且庚」,乃武丁称其远祖「大庚」矣。盖自第六世中丁(含)诸王以下之各王,於大庚皆得称且,而武丁自己必不能例外,应为避此「且庚」之称之重覆。且此「且庚」之称,前世既定,则後王不得更易,是武丁称大庚为「且庚」,乃袭自前世固有之称谓也。惟今所见武丁时之卜辞,既有「且庚」之称,亦时见大庚之辞。意者:其或武丁之前期,缘袭前世之旧称曰「且庚」;其後,则以远近二祖同名曰庚,称谓难免混淆,遂迳而改称曰大庚;此未必为不可能也。

按白说可从,卜辞「且庚」与「南庚」同见於一版者,尚见於:

丙辰卜,御身南庚。       ??合6477(丙160正)(图14)
ㄓ于且庚七。         合6477反(丙160反)(图15)

且庚可能是武丁之前对大庚之称呼,後来南庚之加「南」,大概是为了区别,再後才加大於大乙以下之五世,大庚原称祖庚,正可为先王名加大中小为武丁时所加之一旁证。卜辞又有小庚之名如「弜暨小庚」(《合》31956),此一与大庚相对之王究竟是南庚、盘庚,还是武丁子祖庚,则由於此为卜辞中仅见,而不可确知。
一期及二期卜辞又有「祖甲」之先王,如:

□酉卜:ㄓ且甲用。        合743(拾1.12)(图16)
癸丑卜,贞:岁延于羌甲。
□卜,贞:且甲且乙。
合1658+合1802(明续12+明续2995)【许进雄缀合】(图17)
辛亥卜:王ㄓ且甲。? ?      合1781(林2.12.7)(图18)
□贞:于且甲。           合1782(六中58)(图19)
甲戌卜,王:且甲ㄓ十□。
辛巳卜,王:上甲燎十豕ㄓ丁御兄丁令惠止用。
丙辰卜:王ㄓ且丁。
王ㄓ示癸。          ??合19812正(乙8683)(图20)
甲戌卜:ㄓ且辛。
庚辰卜,王:ㄓ且丁。    ? ?合19812反(乙8684)(图21)
甲戌卜,行贞:岁其延于且甲。    合23097(文309)(图22)
乙巳卜,争贞:告方出于大乙、祖甲。
合651(前1.3.4)(图23)
且辛一牛。
且甲一牛。
且丁一牛。           合1775(後上27.7)(图24)
卜大且甲岁牡。     ? ?合23098(前1.20.5)(图25)

陈梦家在《综述》409页,以为从武丁到乙辛卜辞,「祖甲一名逐渐改易其对象。」但并没有说明各期且甲是七甲之中的那一个。王国维在《观堂集林》卷九第十二页下引《後》上27.7以为「祖辛祖丁之间,惟沃甲,则祖甲亦即沃甲,非武丁之子祖甲也。」《合集》19812亦有且辛、且丁,又有且甲,则这些「祖甲」以先王世次来看可能即羌甲,至於一期卜辞羌甲与祖甲并立,又有与大乙并立的。则从大庚可称祖庚,很可能这些祖甲应该就是大甲,这种不同期中称呼一样,可能是先王之庙名尚未固定之故。
在另一方面〈无逸〉所说的「其在祖甲,不义惟王」从《尚书.君奭》另一段文字与之比对,也可知道「祖甲」指的是「大甲」,〈君奭〉云:

公曰:君奭!我闻在昔,成汤既受命,时则有若伊尹,格于皇天。在太甲,则有若保衡。在大戊,时则有若伊陟臣扈,格于上帝。巫咸乂王家,在祖乙,时则有若巫贤。在武丁,时则有若甘盘,率惟兹有陈,保乂有殷,故殷礼陟配天,多历年所。

此文与〈无逸〉比对,除了受命的成汤之外,有「大甲」、「大戊」、「祖乙」、「武丁」,根据王国维在《戬寿堂所藏殷虚文字考释》第九页云:

凡卜辞中单称祖乙者,盖谓河亶甲之子祖乙,此称中宗祖乙,所以与他帝名乙者相别也。案史记殷本纪以大甲为大宗,大戊为中宗,武丁为高宗,此本尚书今文家说,马郑古文说於大甲有异说,至以大戊为中宗,与今文家同……又晏子春秋内篇谏上云:「夫汤、大甲、武丁、祖乙,天下之盛王也。」以祖乙与大甲、武丁并称,似本周人释《书.无逸》之说,今以卜辞证之,知纪年是而古今尚书家说非也。又徵之卜辞,则殷人於大甲、祖乙往往并祭,而大戊不与焉。

祖乙是中宗,武丁是高宗,〈无逸〉中的「祖甲」指的当然是大甲,而非大戊或其它先王。
由於《屯南》2281有「□辰卜:翌日其酒其兄(祝)自中宗祖丁祖甲□至于父辛,鬯。」因此于省吾在《甲骨文字释林》提出了「中宗祖丁」此一说法,按「中宗祖乙」这个称谓,岛邦男认为只行於第三期,大概是因为武丁的父小乙在第一期被称作父乙,不致与祖乙混淆,可是第二期以後小乙也被称作祖乙,为了避免混淆,所以小乙又被称作毓祖乙、小祖乙、小乙,而中丁之子的祖乙因位於大乙之次,小乙之前的直系宗主,所以被称作中宗祖乙,等到小乙的称谓确定之後,称祖乙为中宗以资区别的需要就没了,所以他主张今本《竹书纪年》认为他是中兴之主的说法,不过是由於中宗的称呼而傅会的[ 岛邦男,《殷墟卜辞研究》中译本(台北:鼎文书局,1975年12月),页81。]。祖乙之所以会混淆是因在第二期之後武丁之父父乙改称祖乙而来,为了区别小乙又称毓(戚)祖乙,但祖乙之称为何不像中丁一样改称中乙,而必须加上「宗」,这是颇令人不解。陈梦家在《综述》415页曾引《京》1170「在中宗不隹」以为中宗本是宗庙之美,犹卜辞的大宗小宗。武丁卜辞已有中宗。《殷本纪》有太宗、中宗、高宗。同样的〈无逸〉有中宗、高宗。而太宗、高宗却不见於卜辞,可见此二名号为後世所加,因此中宗即使不是中兴之祖,也一定有它的特殊意义,《殷本纪》说「帝祖乙立,殷复兴,巫贤任职。」说祖乙是中兴之主也非无据。在卜辞上祖乙於三示、四示及五示之中,而五示中有上甲、大乙、大甲皆有名的君主,只有大丁《殷本纪》说他「未立而卒」,而卜辞祭祀一群先王常始自上甲和大乙,但也有始於祖乙,如「自大乙王受又」、「自中宗祖乙王受又」、「自毓祖丁王受又」(《英》2259+2261),而且卜辞有大乙和中宗且乙合祭(《屯南》746)又卜问告执时「执」用自大乙,还是用自中宗祖乙(《合》26691)。祖乙也是自大乙直系九世之一,祖乙也经常是合祭一群先王之首,那麽称中宗,即使不是介於大小乙之间而称中,也有一定的区别作用。很可能中宗本是和大宗、小宗一样,是一种建筑物,後来因为只放置祖乙之神主,因此「中宗祖乙」合在一起,最後中宗变成祖乙之代称。
中宗既非大戊而是祖乙,那麽由上举〈无逸〉与〈君奭〉同样是周公称引的殷贤主中宗-祖乙,高宗-武丁,祖甲-大甲。〈无逸〉的祖甲就是大甲也就可以论定。
由於第四期卜辞祖庚、祖甲又加以祖称,三期卜辞祖甲又可称「帝甲」(《合》27437、27438、27439、《英》2347)[ 详见裘锡圭,〈甲骨卜辞中所见的逆祀〉,《出土文献研究》(北京:文物出版社,1985年6月),页31-32,又收录於《古文字论集》(北京:中华书局,1992年),页228-229。及〈关於商代的宗族组织与贵族平民两个阶级的初步研究〉,《古代文史研究新探》(江苏:古藉出版社,1992年6月),页298。]而三期卜辞又有冠数字於祖某之上成二祖丁、三祖丁、四祖丁(《类纂》1418页)二祖辛、三祖辛(《类纂》1410页)三且庚(《合》22188),甚至第五期卜辞小乙也被称作祖乙(《後》上20.5)这些现象表示殷人的先王庙号虽然在武丁已作了大中小来作区别,但武丁之後,以父、祖加上天干名的习惯仍未改变,只是加数字以作区别。

结语

《尚书.无逸》马、郑的说法《正义》曾驳之说:「武丁贤王,祖庚复贤,以武丁明,无容废长立少,祖庚之贤,谁所传说。武丁废子事出何书,造此语是负武丁而诬祖甲也。」由於卜辞中已有「小王父己」,即孝己,生前已被立为王嗣,可知武丁时期已有立太子之制,由於孝己早殁,故祖庚、祖甲相继为王,由此可知马、郑之说不攻自破。
古文尚书以「祖甲」称「大甲」,从一期卜辞如「祖庚」可指「大庚」,而「祖甲」可指大甲。日本内藤湖南在《续王亥》一文[ 内藤湖南,《续王亥》,《艺文》第12年4号,页33(总725页)。]对前举罗氏文加以肯定说「此说是,不仅父某兄某即称帝某祖某亦诸帝之通称,……例如今文尚书无逸所谓的祖甲,即大甲。而不是古文尚书及史记里所谓的祖甲(武丁之子),其所谓的祖是大父上的通称。」古文《尚书.无逸》中的「祖甲」如果不是後人所改,也可能是前有所承,最明显的例子即前引合651「告方出于大乙、祖甲」,与大乙并列的「祖甲」於古文《尚书》的系统当是承卜辞而来。正如同《国语》里的「帝甲乱之」称祖甲为帝甲,和三期卜辞同[ 《史记殷本纪》云:「帝祖甲立是为帝甲,帝甲淫乱,殷复衰」根据泷川龟太郎的《史记会注考证》云:「古钞、枫三、南本帝甲作帝祖甲。」由殷本纪每一先王立後皆云「帝某某」可知今本可能後人据《国语.周语》改成帝甲。]。三体石经《尚书.无逸》残石作「仲宗及高宗及祖甲及」,和今本《尚书》同,也是古文《尚书》的系统的流传。[ 详见罗振玉,〈魏正始石经残字跋〉,《国立北京大学国学季刊》第一卷第三号,页509-520。]由於太甲早年的「不义惟王」(义训为「宜」,古文字宜可假借作义,如中山王壶「大臂(僻)不宜(义)」),被放逐於桐宫之後,外丙继位,太甲一段时期「旧(久)为小人」,被伊尹复立,迎返亳为王「作其即位,爰知小人之依,能保惠于庶民,不敢侮鳏寡。」所以《国语.晋语》说他「卒为明王」,从卜辞与文献的记载是相合来看,〈无逸〉的「祖甲」指的是「大甲」是无庸置疑。
【本文曾发表於《甲骨文发现一百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》(文史哲出版社,1998年);2009年2月11年增改】


me262hg|官网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
回复
分享到:

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