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1272|回复: 11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汉字正义

[复制链接]
?????
跳转到指定楼层
主题帖
发表于 2018-6-12 12:44:22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认识汉字:精神矍铄
改革开放四十年来,中国的经济奇迹爲世人所瞩目,而其最大的动因正是中国文化。
文化依托文字传承。
只有基于对汉字的深刻理解,才能全面地认知中国文化。
当然,不求甚解,知其一而不知其二,也是中国文化中的组分。
但这并不是中国文化的核心,也是应该丢弃的。
作爲一个中国人,汉字相伴我们成长,也相伴我们一生,是我们最熟悉不过的。
但也许越是熟悉的,我们对其的了解就越少。
矍铄,是一个常用的汉语词汇。
在今天,一般用以形容老人目光炯炯,精神健旺。
矍铄,语出《後汉书·马援传》:二十四年,武威将军刘尚击武陵五溪蛮夷,深入,军没,援因复请行。时年六十二,帝愍其老,未许之。援自请曰:“臣尚能被甲上马。”帝令试之。援据鞍顾眄,以示可用。帝笑曰:“矍铄哉,是翁也!”遂遣援率中郎将马武、耿舒、刘匡、孙永等,将十二郡募士及弛刑四万余人征五溪。
注曰:矍铄,勇貌。
矍字的本义是选取。
又+瞿=矍
隹+二目=瞿
矍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又从瞿。会意。又者,象右手形。手执也。瞿者,左右视也。矍者,谓左右视而选,复以手取之也。故,矍者,选取也。
瞿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隹从二目。会意。隹者,象鸟形。短尾鸟也。目者,象眼形。眼也。瞿者,谓鸟之二目左右视也。故,瞿者,左右视也。
矍字之义别有所专,後世复增手旁作,攫字。
攫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攫字之本字,矍也。矍字之义别有所专,後世复增手旁作,攫字。攫者,从手从矍。会意。手者,象人手形。人之手也。矍者,选取也。攫者,谓以手选取也。故,攫者,选取也。
铄字的本义是烧红之铁块。
金+乐=铄
亼+王=金
入+一=亼
丿+反丿=入
重一+大=王
二+一=重一
一+指示符一=二
木+象形符二幺=乐
屮+个=木
铄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金从乐。会意。金者,金属之总称也。乐者,栎实也。铄者,谓金若栎实之发光者也。故,铄者,烧红之铁块也。
金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亼从王。会意。亼者,集也。王者,国王也。金者,谓集于王者之物也。故,金者,金属之总称也。
亼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入从一。会意。入者,进入也。一者,象地平线之形。地也。亼者,谓若冠盖者,上入于天,下覆于地,人乃集于其下也。故,亼者,集也。
入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丿从反丿,交于顶端。会意。丿者,象倾斜之形。不平也。入者,谓物之左右皆不平,是爲刃物,若矢者,乃可进入他物也。故入者,进入也。
王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重一从大。会意。重一者,天地也。大者,象人站立之形。大人也。王者,谓直立于天地之间者也。故,王者,国王也。
重一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二在一上。会意。二者,甲骨文上字。上也。二于字上可省作一,此甲骨文通例也。一者,象地平线之形。地也。凡一之属皆从一。重一者,谓地之上者,天也。故,重一者,天地也。
二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一。其上一横,指地上有物之事也。一者,象地平线之形。地也。一上一横。指地上有物之事也。故,二者,上也。
乐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木,其上二幺象栎实之形。会意。木者,树木也。其上二幺象栎实之形。乐者,谓栎实生于木上也。故,乐者,栎实也。
木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屮从个。会意。屮者,象初生小艹之形。初生小艹也。个者,象根形。根也。木者,谓草有其根,可成参天之树也。故,木者,树木也。
矍铄的本义是,选取烧红之铁块,以制铁器。
汉光武帝所言,“矍铄哉,是翁也!”是汉光武帝择定马援爲帅,非言其勇武之貌。
而精神矍铄之讹,亦由此出。
把矍铄,理解爲,精神矍铄,并不会影响对《後汉书》中汉光武帝那句话的理解。
矍铄,约定俗成爲,精神健旺,严格说来,是一种错误的用法。
习惯成自然而已。
但问题并不总是这麽简单。

me262hg|官网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
回复
分享到:

举报

?????
2
?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2 12:44:57 | 只看该作者
认识汉字:辎之重者
辎重,是一个常用的汉语词汇。
在今天,辎重一般来说有两个意思。
一是指包裹行李。
一是指军队的後勤保障物资。
《老子·第二十六章》云:是以君子终日行不离辎重。
历代注疏皆不知所云。
南怀瑾大师《老子他说》作如是说:辎重,便是车子装载重量行李的统称。
这句话不大通吧?
南大师既然不懂何谓辎重,且看他来如何自圆其说:
所以生而爲人,也应静静地效法大地,要有负重载物的精神。尤其是要学圣人之道的人,更应该有爲世人与众生,挑负起一切痛苦重担的心愿,不可一日或离了这种负重致远的责任心。这便是“圣人终日行而不离辎重”的本意。
不知有谁能看懂南大师的高论。
辎字的本义是战车。
车+甾=辎
辎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车从甾。会意。车者,象车之形。舆之緫名也。甾者,象缶之形。缶也。辎者,谓车上有缶形之壁垒,可以御敌者也。故,辎者,战车也。
重字的本义是耕种,引申爲沉重。
人+土+东=重
一+土块象形符=土
日+木=东
囗+一=日
屮+个=木
重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人从土从东。会意。人者,象人垂手而立之形。男性贵族也。土者,土壤也。东者,东方也。凡东之属皆从东。重者,谓日出东方,人耕作于土地之上也。故,重者,耕种也。日出而作。谓其生也沉重。故,重者,沉重也。
土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一,其上象土块之形。会意。一者,象地平线之形。地也。其上象土块之形。故,土者,土壤也。
东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日在木中。会意。日者,太阳也。木者,树木也。东者,谓日出尚在木中。此爲东向。故,东者,东方也。
日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囗从一。会意。囗者,象围绕之形。围也。一者,象地平线之形。地也。日者,谓包围大地者,阳光也。故,日者,太阳也。
木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屮从个。会意。屮者,象初生小艹之形。初生小艹也。个者,象根形。根也。木者,谓草有其根,可成参天之树也。故,木者,树木也。
所谓辎重,即辎之重者,重装战车也。
辎者,《说文》云:輧车前,衣车後也。
辎者,《康熙字典》引《说文》云:輧车前,衣车後,所谓库车也。
輧者,《说文》云:辎车也。
輧者,《康熙字典》引《说文》云:轻车也。重曰辎,轻曰輧。
段玉裁注曰:《周礼》,苹车之萃。郑曰:苹犹屏也,所用对敌自隐蔽之车也。杜子春云:苹车当爲輧车。据此则兵车亦有輧车矣。
由此可知,輧车,就是屏车,也叫苹车。当爲同声假借。是一种战车。
所用对敌自隐蔽之车也。
重曰辎,轻曰輧者。
即重装战车叫辎,轻装战车叫輧。
何谓衣车?
《说文》辎字段玉裁注曰:衣车,谓有衣蔽之车。非《释名》所云所以载衣服之车也。
衣蔽者,如衣之蔽也。
故,衣车也是一种战车,排列在最前面,如衣之蔽,当是第一道防御屏障。
通过这个辎字,大体可以了解到先秦,特别是在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之前,古代军队作战时是如何布阵的。
辎者,輧车前,衣车後,所谓库车也。
故,第一列当是衣车,如衣之蔽,爲第一道防御屏障。
第二列当是辎车,或谓辎重,是重装战车。
第三列当是輧车,或谓屏车,是轻装战车。
老子曰:是以君子终日行不离辎重。
说的是君子不可轻身犯险。
南大师好像想多了。
谈到辎重,当然会涉及到古代战争。
谈到古代战争,当然会涉及到孙子。
而孙子当然要谈辎重。
《孙子·军争第七》云:故军争爲利,军争爲危。举军而争利则不及,委军而争利则辎重捐。……是故军无辎重则亡,无粮食则亡,无委积则亡。
既然不清楚辎重爲何物,《孙子》这一章历代的注疏,当然都是乱解。
这两句话都是《军争篇》中的要点,不懂辎重,又如何理解孙子的要旨呢?
《孙子》,号称是美国MBA的必须书,真搞不明白,这两句话是怎麽译成英文去忽悠老外的。
天机不可泄之于老外乎?
少发几句牢骚,还是大致把这两句话译成白话吧:
所以军争有利,军争也有危险。全军而出去争利则(行动迟缓而)来不及,派出尾随部队去争利则要放弃重装武器。……所以军队没有重装武器则亡,没有粮食则亡,没有随时的补充则亡。
辎重又是如何演变成今天的行李物资的呢?
辎者,《释名》云:屏也。四面遮蔽,妇人所乘车也。
故,辎者,花轿乎?
《释名》开声训之始,不过多是乱训而已。
《汉书·韩安国传》云:击辎重。
颜师古注曰:辎谓衣车,重谓载重,故行者之资总曰辎重。
还是乱注。
颜师古是隋唐时人,辎重演变成行李,大概也是始于隋唐吧。
现代汉语中,矍铄,约定俗成爲,精神健旺;辎重,约定俗成爲,包裹行李。
此桃之夭夭作逃之夭夭之误。
错误也可以习惯成自然。
但错误毕竟是错误。
既然悖离了汉字以及词语的本义,中国的古籍就很难读通。
而中国文化,特别是中国文化的源头,多蕴藏于中国古籍之中。
那麽,作爲後人,又该如何去理解中国文化呢?
故当正本清源。

me262hg|官网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
?????
3
?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2 12:45:25 | 只看该作者
认识汉字:司母戊鼎
司母戊鼎、司母辛鼎,皆国之重器。司母戊鼎之所以得名,在于其鼎腹内壁有司母戊三字。司母辛鼎亦然。司母戊鼎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,但是铭牌已经改作后母戊鼎。
司耶?后耶?司母戊鼎,国之重器,而其名莫辨,徒贻笑世人而已。
司母戊鼎本命名爲司母戊鼎。
罗雪堂曰:商称年曰祀又曰司也,司即祠字。
按照罗雪堂所说,司母戊,意爲祭祀母亲戊。
当时,很多学者都认同这一观点,这个名字便由郭沫若拍板正式确定下来。
当然,罗雪堂的解释并不正确。
关于司母戊鼎命名的争议一直不断,有一派专家认爲甲骨文左右无别。司即后字。此后与皇天后土之后同义。司母戊,当作后母戊,意爲敬爱的母亲戊。
郭沫若貌似从善如流,再次拍板,把名字改作后母戊鼎。
由此,司母戊鼎被改称后母戊鼎,贻笑世人。
司母戊鼎,改名叫后母戊鼎,就是一个巨大的学术笑话。
郭沫若,其人不仅政治人格低劣,其学术水平,也几一无是处。
只举一例。
郭沫若在其《奴隶制时代》中解释民字道:横目的象形字,横目带刺,盖盲其一目以爲奴征。
郭沫若在其《甲骨文研究》中云:左目形,而有刃物以刺之。
民字的本义是同心之众。
目+十=民
人+十=千
民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民、千,二字,转注字也。民者,从目从十。会意。千者,从人从十。会意。目者,象眼形。眼也。人者,象人垂手而立之形。男性贵族也。十者,甲骨文甲字。目标也。凡十之属皆从十。民、千者,谓众人所视之目标一也。众人之目标惟一,乃众心同也。故,民、千者,同心之众也。
今天我们说的民众、人民,用的都是民字的本义。
郭沫若,才是一个真正的奴才,一个真正的学术奴才。
他身上的奴征,不管是面对中正公,还是毛太祖,都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郭沫若想要论证商代是奴隶社会,就把民字解释成奴隶。
把人民变成瞎子,郭沫若才能爲所慾爲,这才是郭沫若真实的目的吧。
如此行径,比焚百家之书,以愚黔首,还要可怕。
郭沫若身後,竟然还有一群跳梁小丑般的大师、砖家,随声附和,公然爲郭沫若唱赞歌。
学养何在?人格何在?
甲骨何来四堂?甲骨三堂,并无郭沫若。
郭沫若不配。
司母戊鼎当然是司母戊鼎,鼎腹内壁铭文清清楚楚,何容浅人篡改。
罗雪堂并没有搞清楚司字的意思,郭沫若所言,更是不着边际。
那麽,爲什麽是司而不是后呢?这就要从司、后这两个字说起。
司字,从人从口。后字,从匕从口。司、后二字皆从口。口,就是人的口。不同的是司字从人,后字从匕。
人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象人垂手而立之形。男性贵族也。
匕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象反人形。贵妇也。
人的甲骨文字形,象人躬身垂手而立之形。与此相对的是大字。
大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象人站立之形。大人也。
甲骨文是商代的文字。商代并不是什麽奴隶社会,而是一个城邦社会。构成城邦社会的基础是氏族。
在甲骨文中,人字是躬身的人形,大字是直立的人形。人要对大躬身。故而,大所对应的人是氏族或者氏族联盟的首领,而在他们面前躬身的人就是氏族部落的高级贵族。这些人既然是高级贵族,当然都是男人。与人字相反的是匕字。匕字,象反人形。或者说从反人。人是男性贵族,匕就是贵妇。匕字甲骨卜辞常见,用来称呼先祖的配偶。实际上,匕字是今天常用的先公先妣的妣字的本字。
知道了人和匕,再来看司和后。
司字的本义是人之执事者。
人+口=司
司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人从口。会意。人者,象人垂手而立之形。男性贵族也。口者,象人口形。人之口也。此谓发号施令者也。司者,谓人之有话语权者也。王所用者二:一曰司,乃人执事于外者;一曰后,乃匕掌事于内者。故,司者,人之执事者也。
后字的本义是贵妇之执事者。
匕+口=后
后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匕从口。会意。匕者,象反人形。贵妇也。口者,象人口形。人之口也。此谓发号施令者也。后者,贵妇之发号施令者也。故,后者,贵妇之执事者也。
司是有话语权的男性贵族,或者说是发号施令的贵族,与後世的高级官员大体相当。后是有话语权的贵妇,或者说是发号施令的贵妇,与後世的高级嫔妃大体相当。王处理国事依靠司,处理家事依靠后。
司母戊、司母辛,是她们死後的庙号。司母辛即妇好,由其墓中的陪葬物品可以确认。而司母戊鼎是被盗掘文物,但普遍认爲,司母戊即妇井。这二个人都是商王武丁的王后。
由此,有专家认爲,后母戊即王后母亲戊,后母辛即王后母亲辛。是吗?
如果鼎腹内写的是后母戊和后母辛,这种解释当然没错。
可惜鼎腹内写的是司母戊和司母辛。
今天,通过对甲骨卜辞是研究,我们知道了很多关于妇好的事迹。
妇好并不是一个养在深宫中的娇弱女子。
妇好不但参与祭祀,而且亲自带兵讨伐敌国。
国之大事,妇好都参与其中。
关于妇井的甲骨卜辞较少,但也有她参与国事的记载。
也就是说,妇井、妇好,虽然都是武丁的王后。但是,她们都积极参与国事。
换言之,也就是,后掌司职。
故,
司母戊就是掌管国事的母亲戊。
司母辛就是掌管国事的母亲辛。

me262hg|官网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
?????
4
?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2 12:45:46 | 只看该作者
认识汉字:对话上帝
人类发明文字,是爲了与上帝沟通。
当然,这个上帝是人类先民对上天神祗的称谓,并不是专指後世基督教的上帝。
上帝一词,在《尚书》中常见。例如:
《尚书·周书·大诰》云:予惟小子,不敢替上帝命。
在人类文明发展的初期,人类感觉其自身需要得到上帝的指引。
但如何才能与上帝沟通呢?
喊?上帝大概听不见,大声喊也听不见。
即使听见了,世界上那麽多种语言,上帝也听不懂。
语言不行,只能使用文字。
只能依靠象形文字,因爲象形文字是人类都能够理解的文字。
上帝当然也是人类。
既然上帝听不到,那麽我们就写给上帝看。
于是,与上帝的沟通就成爲可能。
由此,文明初期的人类的一切行动都可以得到上帝的指引。
汉字是一种象形文字。
象形文字,是指以象形字爲字素,通过两个或多个字素/字根之间,或者字素/字根与指事符之间,会意,从而产生新字的文字体系。
象形字,脱胎于图画,是对现实世界描摹的简化和抽象。象形字是汉字的字素。
会意字,是指两个或多个字素/字根相会产生新义的新字。始于商人造字。
指事字,是指字素/字根与指事符会意产生新义的新字。始于商人造字。
转注字,是会意字的特殊形式。已有的一个会意字,或以爲会意不够准确。于是,替换掉原字的一个字素/字根,造出一个新字,和原字共同会意,以求准确表达原字的会意。此二字互爲转注字。始于商人造字。
假借字,是会意字的特殊形式。造一新字时,造字义需要的字素/字根不吉或不雅,遂将此字素/字根借爲其假字。始于周人造字。
形声字,形声本是汉字读声法。作爲造字法,始于音译造字。外族之物,传入中国,先以现有汉字表其音。其後再以该字爲字素/字根,并附加一字素/字根,以表其类,造出新字。始见于後起字。
汉字属于象形文字,也是世界上直到今天仍在广泛使用的唯一的一种象形文字。
同爲象形文字的楔形文字,早已走进了历史的博物馆。
汉字,砖家认爲是一种语素文字。
语素文字,是英文Logogram,的翻译。
但这个翻译是错误的。
Logo可以译作,符号。-gram作爲词根,可以译作,写或画。
由此,Logogram,当译作,写的符号,即文字元素。推衍爲,字素文字。
构成文字的元素是符号,构成语言的元素是声音。
文字根本上与语素无关。
因此,汉字,是一种字素文字。
字素,即构成文字的最小元素。
汉字,以象形字爲其字素。因此,汉字是象形文字。
西文,以字母爲其字素。因此,西文是字母文字。
与字母文字相对应的概念是象形文字,而不是语素文字。
字母文字和象形文字都是语素文字。
只不过,汉字的字素,即象形字,是有文义的。
而西文的字素,即字母,没有文义。
字母文字是在象形文字的基础上产生的。
通过抽取部分象形字,并剔除其文义,异化出字母,最终产生字母文字。
字母文字并不是象形文字的进化,只是一种异化而已。
以汉字和英文对比。
汉字大约有一百多个象形字,即一百多个字素。
因爲判定象形字的标准不同,所以这个数字不是非常准确。
但汉字的常用字素不过四五十个而已。
因爲判定常用的标准不同,所以这个数字也不是非常准确。
英文有二十六个字母。
但是,以四五十和二十六相比较,只不过大约是一倍量的关系。
而且每一个汉字字素,都有明确的文义,并不需要死记硬背。
但字母是象形字的二级产物,已经不具有独立的文义。
由此,二十六个英文字母,确是实实在在需要死记硬背的。
字母文字的字素不包含文义,因此,字素之间没有有空间关系。
字母文字从左到右书写。
所以,字母文字是一维文字。
而象形文字的字素包含文义,因此,字素之间可以有空间关系。
今天的汉字也采用了从左到右书写的模式,但多数汉字都具有一个平面结构,例如左右结构、上下结构等。
所以,象形文字是二维文字。
更多的字素,以及文字的二维结构,使得汉字包含了丰富的信息量,当然地具备极大的想像空间。
而这也正是相对于西文,汉字的优势所在。
因此,认爲汉字难学难记,根本是由对汉字的不了解所造成的。
汉字是偏重表意的文字,西文是偏重表音的文字。
据此,有砖家认爲汉字是表意文字,而西文是表音文字。
但这个说法并不准确。
因爲汉字也可以表音,而西文也可以表意。
而之所以说汉字偏重表意,西文偏重表音,是由其造字/造词法所决定的。
汉字造字。
西文造词。
一·汉字造字的基石是象形字。
壹·西文造词的基石是字母。
二·象形字,脱胎于图画,是对现实世界描摹的简化和抽象。
貮·字母是抽取部分象形字,并剔除其文义的产物。字母基于象形字,是对象形字的异化。
三·象形字既是象形文字的字素,同时具有相应的文义,每一个象形字都是一个文字。
叁·字母是字母文字的字素,但不具有相应的文义。
四·两个或多个象形字组合可以产生新字。象形字与指事符组合也可以产生新字。
肆·字母组合产生单词。
五·这个新字如果继续用于造字,则成爲字根。
伍·这个单词如果继续用于造词,则成爲词根。
六·字根组合产生新字。
陆·词根组合产生新词。
七·象形字有其相应的读音。没有用于拼读的元音和辅音。
柒·字母有其相应的读音。分爲用于拼读的元音和辅音。
八·汉字造字,并无严格的读音规则。汉字与其字根,字根与其字素,在读音上可以没有任何关联。
捌·字母造词,有严格的拼读规则。单词的读音由词根组合确定,词根的读音由字母组合确定。故此,西文偏重表音。
九·汉字的字素是象形字,象形字具有文义。汉字由字素到字根,再由字根到汉字,都具有文义。因此汉字的文义是与生俱来的。故此,汉字偏重表意。
玖·西文的字素是字母,字母不具有文义。字母组合成字根之後才被赋予文义。西文只是由词根到单词,具有文义。因此西文的文义是被後天赋予的。
西文有很多种,每种都有其特有的字母、词根和单词。
由于西文字母本身不具有文义,要想读懂西文,至少要掌握大量的词根。
西文中,词根的文义是被後天赋予的,因此需要死记硬背。
西方人如果想要上帝读懂他们的文书,至少首先要让上帝背会他们的词根。
上帝怒曰:耍我咩?
理论上说,汉字的字素是象形字,象形字的文义是一目了然的。
汉字的字根和单字,基于会意和指事产生,其文义只需要理解,而不需死记硬背。
故而,汉字是今天地球上唯一一种可以和上帝沟通的文字。

me262hg|官网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
?????
5
?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36:24 | 只看该作者
汉字六书:造字六书
六书,是汉字的造字法。
提出六书这个概念的人,应该是刘歆。
《周礼·地官·保氏》云:保氏,掌谏王恶。而养国子以道,乃教之六艺:一曰五礼,二曰六乐,三曰五射,四曰五驭,五曰六书,六曰九数。
郑康成注曰:郑司农云,……六书,象形、会意、转注、处事、假借、谐声也。
《周礼》,是刘歆等汉儒,按照王莽授意,僞造出来的所谓的古书,理所当然地成爲王莽托古改制的蓝本。
《周礼》,当然不是周公所作,其作者就是刘歆。
所以说,六书这个概念是刘歆提出来的。
郑康成提到的郑司农,即郑众。其父郑兴师从刘歆。
刘歆只是提出了六书的概念。
郑众,作爲刘歆的徒孙,指出了六书的具体名称。
是许叔重对六书进行了详尽的解释。
《说文解字·叙》云:周礼八岁入小学,保氏教国子,先以六书。一曰指事:指事者,视而可识,察而见意,上下是也;二曰象形:象形者,画成其物,随体诘诎,日月是也;三曰形声:形声者,以事爲名,取譬相成,江河是也;四曰会意:会意者,比类合谊,以见指撝,武信是也;五曰转注:转注者,建类一首,同意相受,考老是也;六曰假借:假借者,本无其字,依声托事,令长是也。
许叔重也是出自刘歆一系。
许叔重,师从贾逵,而贾逵之父贾徽,又师从刘歆。
故而,许叔重可以算作是刘歆的徒曾孙。
许叔重这段话,可以看作是对六书的定义。
只是几乎没有人能够完全读懂。
但这是出于许叔重的金口玉言。
读不懂,只能说後世悟性不高。
当然,许叔重自己对六书的定义也未必清楚。
此後,直到清代,有戴震提出了四体二用的学说。
所谓四体,指象形、指事、会意、形声,是爲造字法。
所谓二用,指转注、假借,是爲用字法。
四体二用说是对许叔重六书说一个貌似合理的修正。
不过,只是貌似合理而已。
此後,现代语言学家唐兰、陈梦佳等人又分别提出了所谓的三书说。
唐兰的三书说包括:象形、象意、形声。
陈梦家的三书说包括:象形、假借、形声。
相对于六书造字而言,三书说并没有提出什麽让人耳目一新的观点,不过是把六书说重新做了一个排列组合而已。只能说起到了扰乱後学视听的作用。
从六书造字开始,到四体二用,再到三书造字,虽然各位大师之间的理论不尽相同,但无一例外地都包括了形声造字法,这也正是大师们致命的错误。
现在造字理论所谓的形声造字,不过是把解释不清的字归入形声一类而已。
先秦绝无所谓的形声造字法。
象形文字,是指以象形字爲字素,通过两个或多个字素/字根之间,或者字素/字根与指事符之间,会意,从而产生新字的文字体系。
象形字,脱胎于图画,是对现实世界描摹的简化和抽象。象形字是汉字的字素。
会意字,是指两个或多个字素/字根相会产生新义的新字。始于商人造字。
指事字,是指字素/字根与指事符会意产生新义的新字。始于商人造字。
转注字,是会意字的特殊形式。已有的一个会意字,或以爲会意不够准确。于是,替换掉原字的一个字素/字根,造出一个新字,和原字共同会意,以求准确表达原字的会意。此二字互爲转注字。始于商人造字。
假借字,是会意字的特殊形式。造一新字时,造字义需要的字素/字根不吉或不雅,遂将此字素/字根借爲其假字。始于周人造字。
形声字,形声本是汉字读声法。作爲造字法,始于音译造字。外族之物,传入中国,先以现有汉字表其音。其後再以该字爲字素/字根,并附加一字素/字根,以表其类,造出新字。始见于後起字。

me262hg|官网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
?????
6
?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39:21 | 只看该作者
汉字六书:象形造字
象形字,脱胎于图画,是对现实世界描摹的简化和抽象。象形字是汉字的字素。
《说文解字·叙》云:象形者,画成其物,随体诘诎,日月是也。
但日、月,二字,都不是象形字。
日字的本义是太阳。
囗+一=日
日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囗从一。会意。囗者,象围绕之形。围也。一者,象地平线之形。地也。日者,谓包围大地者,阳光也。故,日者,太阳也。
日者,《说文》云:实也。太阳之精不亏。从囗一。象形。凡日之属皆从日。𡆠,古文。象形。
许叔重既知日字从囗从一,又何来象形之说呢?
抑或象形二字是後世浅人妄增?
月字的本义是中天之月。
夕+丨=月
月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、金文从夕从丨。会意。夕者,象月亮之形。月亮也。丨者,象阻挡物之形。终也。月者,谓月之终极,是月在中天也。故,月者,中天之月也。月在中天,一月一次。故,引申爲阴历之一月。
月者,《说文》云:阙也。大阴之精。象形。凡月之属皆从月。
月字小篆,字形近肉字。
故而,隶定之後,凡从肉字,都写作,月。
实际上肉也不是象形字。
月字,从甲骨文,到金文,到小篆,当然也不是象形字。
汉字大约有一百多个象形字,即一百多个字素。
因爲判定象形字的标准不同,所以这个数字不是非常准确。
但汉字的常用字素不过四五十个而已。
因爲判定常用的标准不同,所以这个数字也不是非常准确。
《老猫字典》将类似字素归并爲一源。
屮源,字素凡八:屮、尔、世、𠂹、丰、瓜、𠧪、个。
一源,字素凡一:一。
止源,字素凡一:止。
卜源,字素凡二:卜、兆。
鸟源,字素凡七:鸟、朋、羽、隹、非、燕、西。
幺源,字素凡五:幺、夂、衣、彡、己。
自源,字素凡十三:口、牙、冎、目、自、乃、毛、而、甶、𦣻、心、耳:、𦣝。
工源,字素凡八:工、丌、乇、囗、囱、户、曲、几。
皿源,字素凡二十二:凵、鬲、用、𠦒、豆、缶、冂、良、其、皿、白、鼎、𢎘、臼、克、襾、壹、匚、斗、勺、酉、卣。
人源,字素凡九:丮、屰、匕、儿、人、卪、大、女、子。
豸源,字素凡十三:牛、角、𦟀、羊、虎、豕、豸、鹿、马、能、犬、鼠、兔。
火源,字素凡一:火。
水源,字素凡十:气、回、仌、川、泉、水、永、雨、𣶒、卯。
鱼源,字素凡二:贝、鱼。
丿源,字素凡一:丿。
手源,字素凡五:丩、又、爪、𠂇、手。
田源,字素凡四:刀、井、田、力。
甲源,字素凡一:甲。
乙源,字素凡一:乙。
亚源十五,字素凡十五:玉、册、行、丯、彔、夕、舟、厂、山、弓、珡、瓦、𠃊、车、𨸏。
计:源十九。亚源十五。字素一百二十九。

点评

逸民先生您好!请问类似“𡆠”属于那种编码,又在哪儿可以看到这些字的字形呢?? 发表于 2019-2-3 15:33
me262hg|官网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
?????
7
?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41:52 | 只看该作者
汉字六书:会意造字
会意字,是指两个或多个字素/字根相会产生新义的新字。始于商人造字。
《说文解字·叙》云:会意者,比类合谊,以见指撝,武信是也。
武者,《说文》云:楚庄王曰:夫武,定功戢兵。故止戈爲武。
武字的本义是武装。
止+戈=武
弋+指事符一=戈
一+尖锐象形符=弋
武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止从戈。会意。止者,象脚趾形。趾也。戈者,长柄横刃兵也。武者,谓立而执戈也。故,武者,武装也。
戈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弋。其上一横,指其有横刃之事也。弋者,木矛也。其上一横,指其有横刃之事也。故,戈者,长柄横刃兵也。
弋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一,其上象直木尖锐之形。一者,象地平线之形。地也。其上象直木尖锐之形。弋者,谓地上直立之木矛也。故,弋者,木矛也。
信者,《说文》云:诚也。从人从言。会意。?,古文从言省。訫,古文信。
信字的本义是诚。
人+言=信
口+辛=言
二+屰=辛
一+指事符一=二
信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人从言。会意。人者,象人垂手而立之形。男性贵族也。言者,语也。信者,谓人之言必信也。故,信者,诚也。子曰: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。
言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口从辛。会意。口者,象人口形。人之口也。辛者,罪也。言者,谓出于罪人之口也。故,言者,罪人之语也。後乃泛言,言者,语也。
辛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二从屰。会意。二者,甲骨文上字。上也。屰者,象倒大形。倒也。辛者,谓倒悬于上之人,是罪人也。故,辛者,罪也。
二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一。其上一横,指地上有物之事也。一者,象地平线之形。地也。一上一横。指地上有物之事也。故,二者,上也。
许叔重所举的这两个例子,在会意字中并非典型。
会意,是汉字造字最爲重要的方法。
指事、转注、假借,都可以看作是会意的特殊形式。
会意使汉字变得多姿多彩,奇妙无比。
会意造字有一个原则,即一根一义。
所谓一根一义,指汉字造字所使用的字素/字根一般只有一个义项。
例如,一的造字义是地,乙的造字义是蛇,青的造字义是信。
也有极个别的字素有两个造字义,但非常罕见。
既然一根一义是会意造字的原则,依此可以由已知推导未知,追本溯源,找到每个汉字字素的本义。再由字素的本义出发,顺流而下,厘清每个字根、汉字的本义。
因此,汉字训诂最重要的方法就是,返训。
返训者,训诂字根/字素之法也。字根/字素之义未明,乃返其所造之字而训之。故曰返训。由一义或至多二义,训出全部字根/字素所造之字,则字根/字素之造字义乃几可明矣。一义者,字根/字素之本义与造字义相同者也;二义者,字根/字素之本义与造字义相异者也。字根/字素之造字义或非其本义,然离其本义必不远矣。
从字素,到字根,再到汉字的本义和引申义,然後是词汇,皆有脉络可寻。
按照人的认知程度,会意字可以分爲两类。
即常识会意和典故会意。
常识会意,即以人的常识即可理解的会意。
举两个例子,聂、乱。
聂者,《说文》云:附耳私小语也。从三耳。
许叔重的解释基本正确,可是如何会意,并不解释。
聂字的本义是附耳低语。
三耳=聂
聂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三耳。会意。耳者,象耳形。耳朵也。聂者,谓口附于他人之耳,所言者惟我之两耳及彼之一耳可得闻也。故,聂者,附耳低语也。
乱者,《说文》云:治也。从乙,乙,治之也;从𤔔。
𤔔者,《说文》云:治也。幺子相乱,𠬪治之也。读若乱同。一曰理也。𤔐,古文𤔔。
乱字何来治义?
乱字,有史以来,就没有,治,这个义项。
汉字训诂有反训一说,不过是个笑话而已。
许叔重以爲,乱、𤔔,二字,皆训作,治。
因爲,他认爲组成乱字的两个字素/字根,即𤔔、乙,皆训作,治。
但,乙的造字义只有一个,即蛇。
由许叔重开始,乱、𤔔,二字,已经乱了。
乱字的本义是紊。
𤔔+乙=乱
爪+又+幺+冂=𤔔
乱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𤔔从乙。会意。𤔔者,治也。乙者,象蛇形。蛇也。乱者,谓治而蛇至,复乱矣。故,乱者,紊也。
𤔔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爪从又从幺从冂。会意。爪者,象人覆手之形。覆手也。又者,象右手形。手执也。幺者,象一束丝之形。一束丝也。冂于字中者,象架形。束之爲横列也。𤔔者,谓束丝爲横列,以双手理之也。故,𤔔者,治也。
典故会意,即人需要知晓某些典故方可理解的会意。
举两个例子,件、骗。
件者,《说文》云:分也。从人从牛。牛大物,故可分。
许叔重知道件字是会意字。
但是,从人从牛的件字,如何能训出分义?庖丁解牛乎?
汉字如果这样会意,逻辑何在?
件字的本义是组合。
人+牛=件
件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人从牛。会意。人者,象人垂手而立之形。男性贵族也。牛者,象牛形。大牲也。件者,谓一人一牛组合,乃可驾犁耕地也。故,件者,组合也。
件字,甲骨文、金文未见。
件字产生的时间,最早也就是战国後期。
很大可能是秦汉之际造字。
战国後期,铁器开始在中国得到普遍应用。
但由于早期铁器制造工艺的原因,铁最早大量应用在制造农具,而不是兵器。
铁制农具的出现,打破了封建农庄的生产模式。
一个人,一头牛,再加上铁制农具,最重要的就是铁犁,即可独立完成农业生产。
继而产生了以户爲单位的自耕农。
中国延续了两千多年的自给自足的自耕农经济模式,正是始于一人一牛的件。
骗字是後起字,其古字是,谝。
谝字的本义是言及户籍。
言+扁=谝
口+辛=言
二+屰=辛
一+指事符一=二
户+册=扁
谝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言从扁。会意。言者,语也。扁者,户籍也。故,谝者,言及户籍也。扁字之始,当是中国户籍制度之始也。然实行县制及户籍制,必伤及封建贵族之利益。是以,言及户籍制,对于封建贵族而言,无异于欺骗之巧言。谝者,巧言也。此其引申义也。《书·秦誓》云:惟截截善谝言。出于《古文尚书》,许叔重之时,《古文尚书》尚是真文,而非僞书。许叔重引《论语》云:友谝佞。今本《论语》作:友便佞。《论语·卷八·季氏第十六·四》云:孔子曰:益者三友,损者三友。友直,友谅,友多闻,益矣。友便辟,友善柔,友便侫,损矣。
言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口从辛。会意。口者,象人口形。人之口也。辛者,罪也。言者,谓出于罪人之口也。故,言者,罪人之语也。罪人之言,岂敢有诳语耶?故,言者,直言也。此言字之引申义也。後乃泛言,言者,语也。
辛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二从屰。会意。二者,甲骨文上字。上也。屰者,象倒大形。倒也。辛者,谓倒悬于上之人,是罪人也。故,辛者,罪也。
二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一。其上一横,指地上有物之事也。一者,象地平线之形。地也。一上一横。指地上有物之事也。故,二者,上也。
扁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户从册。会意。户者,象一扇门之形。一户之门也。册者,象竹简连缀之形。书简也。扁者,谓户籍载入书简也。故,扁者,户籍也。
骗字的本义是官马。
马+扁=骗
骗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骗字,後起字也。然仍从先人造字之法。骗者,从马从扁。会意。马者,象马形。马之总称也。扁者,户籍也。凡扁之属皆从扁。骗者,谓马入官籍也。故,骗者,官马也。骗字,先作,騗。始见于《广韵》。《集韵》云:跃而乗马也。或作骗。《正字通》云:今俗借爲诓骗字。《正字通》明末字书,则骗引申作诓骗用,当是明朝之事。明太祖所立兵制实是寓兵于民,故官办养马事务亦下放民间,以免税免粮等法,鼓励民间养马。渐至民间养马成爲百姓之差役,民众负担加重。且有官员以交银代养之法,搜括民财,遂致民间养马逐步衰败。故,百姓视饲养官马爲诓骗之行。
谝,是古字,今字用,骗。
谝、骗,二字,可以看作古今字。
谝字的本义是言及户籍。骗字的本义是官马。
这两个字都引申爲诓骗义,是与其时代背景密不可分的。
如果不了解其时代背景,这两个字是无法理解的。
总体来说,常识会意是最好的造字方法。
而典故会意中,则蕴藏了中国文化。
只是学起来很辛苦。

me262hg|官网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
?????
8
?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3 22:45:27 | 只看该作者
汉字六书:指事造字
指事字,是指字素/字根与指事符会意产生新义的新字。始于商人造字。
《说文解字·叙》云:指事者,视而可识,察而见意,上下是也。
上者,《说文》录丄字。
丄者,《说文》云:高也。此古文上,指事也。凡丄之属皆从丄。上,篆文丄。
许叔重以爲,丄是古文上字。
其实,丄字,是甲骨文士字,并非上字。
许叔重没有见过甲骨文,这种错误在所难免。
甲骨文上字,写作二。
一+指事符一=二
二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一。其上一横,指地上有物之事也。一者,象地平线之形。地也。一上一横。指地上有物之事也。故,二者,上也。
下者,《说文》录丅字。
丅者,《说文》云:底也。指事。下,篆文丅。
许叔重以爲,丅是古文下字。
其实,丅字,是甲骨文示字,并非下字。
许叔重没有见过甲骨文,这种错误在所难免。
甲骨文下字,写作𠄟。
一+指事符一=下
下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一下一横。其下一横,指地下有物之事也。一者,象地平线之形。地也。其下一横,指地下有物之事也。故,下者,下方也。
指事,也可以看作是会意的特殊形式。
即字素/字根与指事符会意。
确定指事字的关键,是找出其指事符。
而指事符并非汉字。
举两个例子,寸、刃。
寸者,《说文》云:十分也。人手却一寸,动𧖴,谓之寸口。从又从一。凡寸之属皆从寸。
许叔重的解释基本上不着边际。
而且,即使是当代的砖家也不知道甲骨文有寸字。
寸字的本义是肘。
或者说,寸字就是肘字的本字。
又+弧线指事符=寸
寸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又,其下曲。曲处弧线,指手肘弯曲之事也。又者,象右手形。手执也。寸字之又字,其下曲,示手肘曲处。曲处弧线,指手肘弯曲之事也。故,寸者,肘也。
刃者,《说文》云:刀坚也。象刀有刃之形。凡刃之属皆从刃。
许叔重以爲刃是象形字,但刃字小篆又是如何象形的呢?
刃字的本义是锋锐。
刀+弧形指事符=刃
刃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刀。沿刀字之弧形,指刀有锋锐之事。刀者,象犁形。犁刀也。沿刀字之弧形,指刀有锋锐之事。刃者,谓犁刀之锋锐也。故,刃者,锋锐也。
由于学界对指事字的认知不同,汉字中哪些字是指事字,争议很大。
《老猫字典》收指事字凡七十:
上、下、𣎵、韭、匹、周、音、叉、寸、丵、刅、争、刃、予、叀、肉、咅、巨、鬯、畐、血、久、丹、主、甘、曰、果、𥝌、桼、朱、才、米、白、巿、两、?、保、并、老、身、朕、卒、长、𢎥、𡭴、旬、豖、夫、亢、犮、氏、关、闩、母、毋、戈、钺、升、勺、矛、卵、宁、戊、斤、九、尤、疒、卤、廴、亚。

me262hg|官网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
?????
9
?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4 23:50:14 | 只看该作者
汉字六书:转注造字
转注字,是会意字的特殊形式。已有的一个会意字,或以爲会意不够准确。于是,替换掉原字的一个字素/字根,造出一个新字,和原字共同会意,以求准确表达原字的会意。此二字互爲转注字。始于商人造字。
《说文解字·叙》云:转注者,建类一首,同意相受,考老是也。
由此看来,许叔重大体清楚转注字的概念。
考者,《说文》云:老也。从老省,丂声。
老者,《说文》云:考也。七十曰老。从人毛匕。言须发变白也。凡老之属皆从老。
考、老,二字互训,所以後世砖家把互训的二字当作转注字。
转注字当然可以互训,但互训的二字并不都是转注字。
是许叔重没有说清楚,还是後世砖家理解不了呢?
考、老,二字的本义都是老人。
耂+丂=考
耂+指事符丨=老
屮+人=耂
二+丿=丂
考、老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考、老二字,转注字也。考者,甲骨文从耂从丂。会意。老者,甲骨文从耂。其下丨者,指人执杖之事也。耂者,老人也。丂者,上不平也。老字下丨,指人执杖之事。考、老者,谓老人上身佝偻,是爲不平,乃需执杖也。故,考、老者,老人也。
耂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屮从人。会意。屮者,象初生小艹之形。初生小艹也。人者,象人垂手而立之形。男性贵族也。耂者,谓其髪如草之人也。故,耂者,老人也。
丂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二从丿。会意。二者,甲骨文上字。上也。丿者,象倾斜之形。不平也。丂者,上不平也。
转注,也可以看作是会意的特殊形式。
一般来说,是爲了弥补现有汉字的不足。
举两个例子,?、娩,炼、链。
?、娩,二字的本义都是生子。
子+免=?
女+免=娩
儿+帽形象形符=免
娩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?、娩二字,转注字也。娩字,後起字也。然仍从先人造字之法。?者,从子从免。会意。娩者,从女从免。会意。子者,象小儿于襁褓之形。父母之子也。女者,象人跪坐形。妇人也。免者,脱离也。凡免之属皆从免。?、娩者,谓子离其母体也。故,?、娩者,生子也。
免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儿,其上象帽形。会意。人者,象人垂手而立之形。男性贵族也。其上象帽形。免者,谓帽离人也。故,免者,脱离也。
?字,见于小篆。娩字,是一个後起字。
古人先造了一个从子从免的?字。
免字的意思是脱离。
?字的意思就是孩子脱离出来。
而後人以爲?字会意不够完整,从哪里脱离呢?
于是造出一个从女从免的娩字,作爲?字的转注字。
这样,?、娩,二字的意思就变得很清楚了:孩子从母体中脱离出来。
今?字废,通用娩字。
炼、链,二字的本义都是冶金。
火+柬=炼
金+柬=链
束+八=柬
幺+木=束
屮+个=木
丿+反丿=八
亼+王=金
入+一=亼
丿+反丿=入
重一+大=王
二+一=重一
一+指示符一=二
炼、链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炼、链二字,转注字也。炼者,从火从柬。会意。链者,从金从柬。会意。火者,象火焰形。烧火也。金者,金属之总称也。柬者,择也。凡柬之属皆从柬。炼、链者,谓火中择金也。故,炼、链者,冶金也。
柬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束从八。会意。束者,缚也。八者,别也。柬者,谓分其束缚而择之也。故,柬者,择也。
束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幺从木。会意。幺者,象一束丝之形。一束丝也。木者,树木也。束者,谓以丝缚木也。故,束者,缚也。
木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屮从个。会意。屮者,象初生小艹之形。初生小艹也。个者,象根形。根也。木者,谓草有其根,可成参天之树也。故,木者,树木也。
八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丿从反丿。会意。丿者,象倾斜之形。不平也。八者,谓不平者与反向不平者,不得聚也,是惟别也。故,八者,别也。
金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亼从王。会意。亼者,集也。王者,国王也。金者,谓集于王者之物也。故,金者,金属之总称也。
亼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入从一。会意。入者,进入也。一者,象地平线之形。地也。亼者,谓若冠盖者,上入于天,下覆于地,人乃集于其下也。故,亼者,集也。
入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丿从反丿,交于顶端。会意。丿者,象倾斜之形。不平也。入者,谓物之左右皆不平,是爲刃物,若矢者,乃可进入他物也。故入者,进入也。
王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重一从大。会意。重一者,天地也。大者,象人站立之形。大人也。王者,谓直立于天地之间者也。故,王者,国王也。
重一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二在一上。会意。二者,甲骨文上字。上也。二于字上可省作一,此甲骨文通例也。一者,象地平线之形。地也。凡一之属皆从一。重一者,谓地之上者,天也。故,重一者,天地也。
二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一。其上一横,指地上有物之事也。一者,象地平线之形。地也。一上一横。指地上有物之事也。故,二者,上也。
《老猫字典》收转注字凡一百零一对:
杶、椿,秘、秘,倘、徜,常、裳,沙、砂,𨷲、钥,愕、遻,锷、?,儋、担,裙、帬,秽、薉,頟、额,愙、恪,婿、壻,讶、迓,肇、肈,千、民,锻、煅,骾、鲠,𧗕、脓,对、𡭊,欢、懽,颧、𩪼,痈、臃,燿、耀,叹、叹,徉、佯,樯、艢,歫、拒,苣、炬,?、全,𢂑、拭,鑪、炉,砰、呯,譔、撰,鬀、剃,糟、醩,歌、謌,仍、扔,炼、链,嬾、懒,?、秣,綑、捆,厀、膝,愯、悚,傧、摈,悖、誖,咽、胭,策、敇,埽、扫,遦、惯,𢻃、豉,勇、恿,熔、熔,緥、褓,輀、软,祝、呪,淬、焠,嘘、歔,坼、拆,?、扼,軶、轭,呝、呃,僻、避,胗、疹,疱、疱,僚、寮,侨、?,腮、顋,抗、杭,婞、悻,蹊、徯,骂、吗,𧖴、脉,垄、陇,厎、砥,萎、餧,驱、敺,唾、涶,铛、当,?、跬,绕、遶,舵、柁,襁、襁,勥、犟,唇、唇,𤔲、辞,伫、竚,?、蛆,疤、?,𩑣、疣,坫、店,唏、欷,?、恼,挽、挽,?、娩,另、叧,绿、菉,腕、捥,躳、躬,煇、辉。

me262hg|官网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
?????
10
?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5 13:37:57 | 只看该作者
汉字六书:假借造字
假借字,是会意字的特殊形式。造一新字时,造字义需要的字素/字根不吉或不雅,遂将此字素/字根借爲其假字。始于周人造字。
《说文解字·叙》云:假借者,本无其字,依声托事,令长是也。
许叔重高论,好像後人都看不懂吧。
《老猫字典》收假借造字凡两则:
假桑言丧、假?言𠫓。
假桑言丧。
桑字的本义是桑木。
木+三屮=甲骨文桑
木+叒=小篆桑
屮+个=木
桑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木上三屮。会意。木者,树木也。屮者,象初生小艹之形。初生小艹也。桑者,谓木上有三屮,是木上若小艹之桑叶繁多也。故,桑者,桑木也。
叒者,从三又。会意。又者,象右手形。手执也。故,叒者,众手也。
桑者,小篆从叒从木。会意。叒者,众手也。桑者,谓木上众手采摘桑叶也。故,桑者,桑木也。
木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屮从个。会意。屮者,象初生小艹之形。初生小艹也。个者,象根形。根也。木者,谓草有其根,可成参天之树也。故,木者,树木也。
丧字的本义是亡失。
桑+多口=甲骨文丧
哭+亡=小篆丧
吅+犬=哭
二口=吅
入+𠃊=亡
丿+反丿=入
丧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桑从多口。会意。甲骨文丧字或从二口,或从三口,或从四口。口者,象人口形。人之口也。桑者,桑木也。丧者,谓桑木之叶爲众口所食,乃亡失也。故,丧者,亡失也。
丧者,小篆从哭从亡。会意。哭者,哀声也。亡者,隐也。丧者,谓哭其亡失也。故,丧者,亡失也。
哭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吅从犬。会意。吅者,口搏也。犬者,象狗形。狗也。哭者,谓两犬撕咬之哀声也。故,哭者,哀声也。
吅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二口。会意。口者,象人口形。人之口也。吅者,谓两口相斗也。故,吅者,口搏也。
亡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亡字之本字,兦也。兦者,从入从𠃊。会意。入者,进入也。𠃊者,象有物遮蔽之形。隐也。兦者,谓入于隐也。故,兦者,隐也。
入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丿从反丿,交于顶端。会意。丿者,象倾斜之形。不平也。入者,谓物之左右皆不平,是爲刃物,若矢者,乃可进入他物也。故入者,进入也。
丧字不吉,故乃假桑造字。
桑者,丧也。此假桑言丧也。凡桑之属皆从丧。
颡字的本义是额。
页+桑=颡
𦣻+儿=页
颡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页从桑。会意。页者,头也。桑者,丧也。此假桑言丧也。凡桑之属皆从丧。颡者,谓祭拜丧主,以额抢地也。故,颡者,额也。
页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小篆从𦣻从儿。会意。𦣻者,象头之形。首也。儿者,象人形。古文奇字人也。页者,谓人之首也。故,页者,头也。
嗓字的本义是高声。
口+桑=嗓
嗓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嗓字,後起字也。然仍从先人造字之法。嗓者,从口从桑。会意。口者,象人口形。人之口也。桑者,丧也。此假桑言丧也。凡桑之属皆从丧。嗓者,谓哭丧者其声也高也。故,嗓者,高声也。
搡字的本义是重推。
手+桑=搡
搡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搡字,後起字也。然仍从先人造字之法。搡者,从手从桑。会意。手者,象人手形。人之手也。桑者,丧也。此假桑言丧也。凡桑之属皆从丧。搡者,谓重推他人若奔丧者也。故,搡者,重推也。
假?言𠫓。
?字的本义是死蛇。
?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倒巳。会意。巳者,大头蛇也。?者,谓倒蛇,是死蛇也。故,?者,死蛇也。
商人地支作:𢀇丑寅卯辰子午未申酉戌亥。
周人地支作: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。
𢀇者,或爲子字之异体。《说文》云:籒文子,囟有髪,臂胫在几上也。
周人地支以子代𢀇,以巳代子。
以巳字造字,仍从巳字本义。不从子字之义。
以?,即倒巳字,造字,则不从?字本义,而从倒子之义。
是假?言𠫓也。
?者,倒子也。此假?言𠫓也。凡?之属皆从𠫓。
?字渐废,後世假以字爲?字,复假似字爲以字。
假字实即讹字。
故今人讹似爲以,讹以爲?,而?乃不用,谬矣。
𠫓字的本义是产子。
𠫓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倒子。会意。子者,象小儿于襁褓之形。父母之子也。𠫓者,谓妇人产子,其头先出,是倒子也。故,𠫓者,产子也。
以巳字造字,仍从巳字本义。不从子字之义。
以?,即倒巳字,造字,则不从?字本义,而从倒子之义。
以字的本义是肖。
人+?=以
以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人从?。会意。人者,象人垂手而立之形。男性贵族也。?者,倒子也。此假?言𠫓也。以者,谓人与其新生之子相像也。故,以者,肖也。
台字的本义是悦。
口+?=台
台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口从?。会意。口者,象人口形。人之口也。?者,倒子也。此假?言𠫓也。台者,谓有子新生,众口皆乐也。故,台者,悦也。
允字的本义是当。
儿+?=当
允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?在儿上。会意。儿者,象人形。古文奇字人也。?者,倒子也。此假?言𠫓也。凡?之属皆从𠫓。允者,谓倒子是产子,子当成人也。故,允者,当也。允者,《玉篇》云:当也。

me262hg|官网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
?????
11
?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15 18:11:13 | 只看该作者
汉字六书:形声妖孽
形声字,形声本是汉字读声法。作爲造字法,始于音译造字。外族之物,传入中国,先以现有汉字表其音。其後再以该字爲字素/字根,并附加一字素/字根,以表其类,造出新字。始见于後起字。
《说文解字·叙》云:形声者,以事爲名,取譬相成,江河是也。
许叔重高论,好像後人都看不懂吧。
江、河,二字,当然也不是形声造字。
江者,《说文》云:江水。出蜀湔氐徼外崏山。入海。从水工声。
许叔重以爲江字的本义是长江。
江字的本义是大河。
水+工=江
江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水从工。会意。水者,象流水形。成江河湖海者也。工者,象架形横置。架也。江者,谓水之若有架而流行者也。故,江者,大河也。
河者,《说文》云:水。出焞煌塞外昆仑山,发原注海。从水可声。
许叔重以爲河字的本义是黄河。
甲骨文河字的本义是黄河。小篆河字的本义是河流。
水+可=河
口+乃=可
河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水从乃。会意。水者,象流水形。成江河湖海者也。乃者,象乳房形。乳房也。河者,谓若母乳之水也。故,河者,黄河也。河者,小篆从水从可。会意。可者,有能量也。河者,谓有能量之水也。故,河者,河流也。
可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口从乃。会意。口者,象人口形。人之口也。乃者,象乳房形。乳房也。可者,谓口含乳房,饮奶,而有能量也。故,可者,有能量也。
现在造字理论所谓的形声造字,不过是把解释不清的字归入形声一类而已。
先秦绝无所谓的形声造字法。
而且在许叔重之前,也没有形声造字法。
来看看所谓形声造字的真面目。
举两个例子,风、松。
今世砖家多数以爲,凤是一个形声造字。①
这实在是一个学术笑话。
凤字,实即甲骨文风字。
甲骨文中并无从虫从凡的风字,难道中国在商代时不刮风吗?
当然不是,风字,在甲骨文中写作,凤。
凤字的本义是空气流动。
朋+凡=凤
八+重一=凡
丿+反丿=八
二+一=重一
一+指事符一=二
凤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凤者,甲骨文从朋在凡外。会意。朋者,古凤字。凡者,井也。凤者,谓凤出于井。振翅而飞,空气流动,是爲风也。故,凤者,空气流动也。
凡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、金文从八从重一。会意。八者,别也。重一者,天地也。凡重一之属皆从之。凡者,谓井之四壁分离,其内自有天地也。故,凡者,井也。
八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丿从反丿。会意。丿者,象倾斜之形。不平也。八者,谓不平者与反向不平者,不得聚也,是惟别也。故,八者,别也。
重一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二在一上。会意。二者,甲骨文上字。上也。二于字上可省作一,此甲骨文通例也。一者,象地平线之形。地也。凡一之属皆从一。重一者,谓地之上者,天也。故,重一者,天地也。
二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从一。其上一横,指地上有物之事也。一者,象地平线之形。地也。一上一横。指地上有物之事也。故,二者,上也。
今日凤凰之凤字,当是朋字。
朋者,《说文》云:古文凤,象形。凤飞,群鸟从以万数,故以爲朋党字。
朋者,甲骨文象凤鸟之形。
由朋字甲骨文观之,凤或即孔雀。
风字的本义是大风。
虫+凡=风
风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小篆从虫在凡内。会意。虫者,象蛇之卧形。虫蛇之属也。凡者,井也。风者,谓虫在井内,是虫蛇之属蛰伏也。虫蛇之属蛰伏之季,冬季也。四季之中,惟冬季之风最大也。故,风者,大风也。
许叔重谓风动虫生,是言井中有风,虫乃生出。
亦是会意,不知今日大师缘何以爲其说可笑,然今日大师之宏论皆难以自圆其说。
是百步而笑五十步。
因彼等皆不知凡当训井,又岂可知风、凤二字?
《天王簋》云:王凡三方。
砖家既然不知凡当训井。
于是各种乱解千奇百怪,各种笑话光怪陆离。
凡,是井。
人于井中,是四方环绕。
凡三方,则是三方簇拥。
许叔重以爲,松是一个形声造字。
松者,《说文》云:松木也。从木公声。
松字当然是一个会意字。
松字的本义是针叶之木。
木+公=松
屮+个=木
八+口或丁=公
丿+反丿=八
松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木从公。会意。木者,树木也。公者,平分也。松者,谓其叶平分之木也。故,松者,针叶之木也。
木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屮从个。会意。屮者,象初生小艹之形。初生小艹也。个者,象根形。根也。木者,谓草有其根,可成参天之树也。故,木者,树木也。
公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甲骨文、金文从八从口,或从八从丁。会意。八者,别也。口者,象人口形。人之口也。丁者,象饼形。饼也。公者,谓人之口腹之需,当平分也。故,公者,平分也。
八者,《老猫字典》云:从丿从反丿。会意。丿者,象倾斜之形。不平也。八者,谓不平者与反向不平者,不得聚也,是惟别也。故,八者,别也。
《老猫字典》收形声造字凡二十一。
可分爲四类。
一·音译字,录于《康熙字典》。凡四:
苜、茉、呗、擞;
二·音译字,不录于《康熙字典》。凡五:
啤、猞、猁、螨、咖;
三·化学元素音译字,不录于《康熙字典》。凡九:
氧、氖、氨、氦、氯、钙、锂、锰、砷;
四·象声字,不录于《康熙字典》。凡三:
乒、乓、咚。
①裘锡圭《文字学概要·一·文字形成的过程》

me262hg|官网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